白百何 年度作品
  《分手合約》
  《被偷走的那五年》
  《私人訂製》
  雖然只演了一部戲便結婚生子,並且一度有過退出演藝圈的念頭,但被老公陳羽凡重新拉回演藝圈接演了《失戀33天》之後,卻被標上了“賣座新生代女星”的標簽,2013年接連上映的《分手合約》《被偷走的那五年》和《私人訂製》,均取得賣座佳績,白百何也被定義為“小妞電影代言人”“情感治愈系女王”。而白百何卻說,外界將自己如何定位,自己並不在乎,現在她最在意的是,如何在事業和家庭之中,尋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。
  未來
  自己需要緩衝
  《失戀33天》之後,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,現在我照顧家裡至少少了一大半的時間,我現在也還在尋找一個平衡的方法。2012年是我接戲最多的一年,拍了三部,但2013年我只拍了兩部,今年也不會超過三部,現在我給自己的上限就是一年不能拍超過三部的作品,我需要給自己留一些緩衝的時間,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是誰。演電影有很多時間是不可控的,反而讓我更渴望家庭的生活。
  回顧
  《那五年》讓我開始反思
  在《失戀33天》之前,我曾想過不再當演員。但是在此之後,我才發現並非我對錶演不熱愛,而是我一直沒有等來一部適合自己的戲。2013年的三部戲,除了《私人訂製》主要原因是因為導演馮小剛,其他兩部電影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尤其是《那五年》。因為《那五年》最打動我的是夫妻二人婚後的關係,可惜這部分在最後的成片中並不像劇本那麼完整。當時看完劇本後我就在反思我自己的婚姻,與女主角同樣,我也是在事業上走得越來越遠,但由此付出的代價就是越來越少有時間陪陪家人,錯過了很多兒子的成長,這讓我很有感觸,其實經紀公司最初是不想讓我接這部戲的,但是我自己堅持,我覺得,應該把自己有所感觸的東西融入到創作里,有感覺的表演,一定不會錯。
  感觸
  工作量大,我會焦慮
  從《失戀33天》開始,外界給我貼了很多標簽,但這些對我來說都不在乎。比如大家把我定位於某一種類型的喜劇演員,其實都只是大家在一個階段里給我的一個總結,可能接下來觀眾還會看到不一樣的我,還會有別的總結,但歸根結底都是外界給予我的東西,我只是我自己。很多人問我,為何結婚生子之後,演的反而是一些婚前戀愛期的角色。其實我覺得走過了這個階段再往回演,對於演員來說反而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情,如果你一味夠著往上走,可能談到塑造就會有問題。
  我承認復出拍戲時,對片場難免有一些陌生,後來片約越來越多,我才開始慢慢習慣和接受我每天排得很滿的工作流程,但是有時候我還是會有點焦慮,當大批工作來的時候,我還是會有點不穩定,比如當我知道多少天之後我將要去做什麼的時候,我就會反反覆復說服自己,確實是有這樣一件事情在等著自己。不過更多的時候是失憶,總是問工作人員,真有這事兒嗎?但是我之所以能堅持下來,也許還是源於我對這個職業的喜愛。  (原標題:我最在意事業和家庭的平衡)
創作者介紹

1702

fk23fkio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